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冬去春又來,媽媽走了一年了。 今天是媽媽的忌日,去年的今天媽媽突發腦溢血,溘然長逝,她沒有留下一句話,就離開了她摯愛的親人。 在城市的一隅,我佇立窗前,一任無盡的思念在心中湧動,眼前不時浮現出媽媽的慈愛面容。我想努力去找回媽媽給我的那些母愛的時光,像是捧著一本厚厚的大書,一頁一頁地翻著、翻著…… 思緒把我拉回到40年前,我突然想起了那碗餛飩,那件令我永生難以忘懷的往事。 15歲那年,我在鄰縣師範學校上學。過完暑假,要返校了,媽媽送我去15里外的小鎮搭車。娘兒倆一大早起來,來到車站買好了汽車票,等車的當兒,媽媽對我說:“毛伢(我小時候的乳名),你餓了吧?我們娘兒倆去吃碗包面。”包面就是餛飩,我們鄂東老家都管餛飩叫包面。在那個食物極度匱乏的年代裡,餛飩可是窮人家眼裡的奢侈品呀,在鄉里是很難見著的,不是鄉里人不會做,因為餛飩的餡子是豬肉做的,那年頭豬肉不好買,也缺錢。餛飩吃起來可香呢。我一聽媽媽說買餛飩,就流口水了。 媽媽領著我來到車站邊的一個小餐館坐下。她掏出2角錢買了一碗餛飩,要了一隻碗一分為二。我三口兩口就吃完了,眼睛還盯著那只碗,心想那碗裡還要再冒出餛飩來就好了。媽媽看我那饞樣兒就知道我還想吃,她也不說話,一隻手在衣兜裡摸著,摸了半天,從衣兜裡摸出一張打皺的2角紙幣來,遞給餐館老闆說:“再買一碗。”餛飩端上來,媽媽對我說:“吃吧,吃飽了好上車。” 媽媽開始怎麼不一次買兩碗呢?她那在衣兜裡不停地摸錢的手,那看透兒子心思的慈愛的目光,那毫不遲疑地不說話的神情……,現在想起來,媽媽那天送我上學身上只帶了4 角錢,離家時就計劃要買碗餛飩的,留下那2角錢是要買別的生活用品,以當時的物價,2角錢能買到1斤食鹽和2盒火柴。當她看到兒子還想吃餛飩的時候,不忍心看著兒子挨餓上學,不得已才拿出那張另有用途的2角錢解了兒子的嘴饞,滿足了兒子的願望。母愛不管在什麼時候、什麼情況下都是傾其所有,毫無保留的。 我再怎麼嘴饞也不能獨吃一碗,對媽媽說:“媽,您也吃一點。”我拿來碗,準備分成兩碗,媽媽阻止了我:“媽不餓,媽回家可以做飯吃,你沒吃飽去坐車,到了學校誤了飯堂吃飯的時間可不行。”媽媽看著我狼吞虎嚥地吃完了那碗餛飩,眼睛裡閃爍出快慰的光芒。 想到這裡,我心裡一陣酸楚,淚水溢出了眼眶。 母愛如海,媽媽的愛自然是回憶不完的。直到現在,我依然愛吃餛飩,40年前媽媽在小鎮上給我買餛飩的情景也依然蘊藏在我的心底。 文章來源:Decision 2004 Weblogs |瑪麗的繽紛世界 | 劉軍寧的部落格 |Lynn分享~^o^ | 白瑪噶噶•楊顏菲 |星座視頻營的部落格 | 走進大自然 |龍燦部落格 | Golden 妞 |我的秘密城堡 |